改变世界并不易,贾跃亭掌舵的酷派能否重生:资源整合成重中之重

  by    0   0

  改变世界并不易,贾跃亭掌舵的酷派能否重生:资源整合成重中之重
  ”,同时,双方在战略、资本和业务上也将高度融合,

还有一种说法是全球化的发力。
  

战略、资本和业务等如何整合,是摆在贾跃亭与酷派前的一大问题。CFP图
  

酷派 想“重生”
  

告别郭德英时代,酷派迎来了“乐视系”,资源如何整合将成为重中之重
  
改变世界并不易,贾跃亭掌舵的酷派能否重生:资源整合成重中之重
  

告别郭德英时代,正式进入贾跃亭掌舵时代的酷派能否迎来新的重生机会?答案也许很快就能揭晓。
  

在16日下午北京举行的一场联合发布会上,乐视和酷派正式推出cool品牌,并发布双方合作的首款新品:cool1 dual生态手机,同时宣布未来五年销量过亿重回行业第一。
  

此前,酷派公告称酷派原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辞去其在董事会职位,而接任者为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随后,乐视公告称贾跃亭以及乐视副总刘弘将担任酷派执行董事一职,此举标志着乐视30亿元收购酷派的交易最终达成。在发布会现场,新的高管团队除了“乐视系”以及“酷派系”外,华为荣耀原总裁刘江峰也以“酷派集团CEO”的身份出席了发布会。
  

发布会开始前,刘江峰微信转发了酷派的广告,非常有意思的是,华为终端CEO余承东留言:“现在每个人动不动就说要改变世界。改变世界并不易,还是从改变自己做起吧1
  

随后,刘江峰在发布会上也没有放过这个隔空对话的机会:“星爷说过,没有梦想的人和咸鱼没有什么区别。自己不会说ARE YOU OK,不会吹三年或者五年超过苹果、三星。”
  

“这几年酷派一直在做互联方面的转型尝试,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包括引入资金和合作伙伴,但现在我们算是找到了方向。”在不久前的一次采访中,酷派总裁李斌对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记者表示,与乐视的进一步合作将增强酷派的互联生态能力,让酷派转型升级为以硬件为用户入口及节点的互联生态公司。同时,双方在战略、资本和业务上也将高度融合。
  

借助乐视在互联上的经验,帮助酷派实现传统转型,是李斌口中所说的整合重点。
  

而在此次双方联合发布会上,如何在资源上加强整合也被一再提及。
  

乐视联合创始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刘弘表示,乐视拥有强大的生态化反能力,七大生态逐渐成型,手机生态也逐渐小有成绩。据其透露,七月份乐视超级手机销量达到230万台,位列第七。而酷派在手机领域的10多年经验也让其在技术、专利、制造以及研发上具有强大实力。
  

“酷派在产研、技术以及供应链尤其是全球近件专利的积累,将让乐视酷派的专利储备达到件,避免了全球化的风险。”刘弘说。
  

显然,在接下来的时间,双方在资源上特别是供应链以及软硬件互通上将会有更加深入的合作。
  

作为一家已有20多年的通信企业,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在2014年的各种手机销量排行榜上还居于第六或第七的位置。而在酷派2015年全年财报中,收入同比下滑%的数字侧面反映了这家公司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崩溃式的下滑。而对于过去一年的得与失,李斌对记者表示,“得”在于找到了市场方向,而“失”则是市场份额在“试错”中的下降。
  

所谓的“试错”在内部看来包括了向360出售大神品牌,放大了酷派2015年营收下降幅度,而在行业渠道变革方面,ivvi的独立运营也分食了酷派的渠道能力。
  

而面对这样的市场成绩,现在的酷派仍然对销量目标表示乐观。在发布会上,乐视公布了最新的销量目标:乐视+酷派将在今年完成5000万~6000万的手机销量,达到行业前四;2017年乐视+酷派将实现上亿销量。
  

这一数字意味着乐视+酷派将挤进国产手机前三席位,与华为+荣耀、OPPO+vivo、小米同列第一梯队,形成“华乐欧米”的全新产业格局,并有望与华为+荣耀角逐行业第一。
  

“眼下的酷派在渠道能力上仍然处于劣势状态,酷派线下布局相对较晚,以乐视的生态及内容优势,还是会对酷派布局线下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不过要真正取得突破,酷派还是得在渠道上下功夫。”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其次品牌上,乐视+酷派的运作方式到底能产生多大的化学反应目前也许仍是未知数。虽然乐视的生态模式可以覆盖到酷派近亿的智能终端,尤其是将近50%的酷派可运营智能手机用户,但有多少用户愿意为此“埋单”并没有成功先例。
  

还有一种说法是全球化的发力。在现场,刘弘表示,乐视将在今年全面启动全球化,并通过乐视的七大生态逐步实现,目前已经全面落地中国香港,进军印度,目前已经启动俄罗斯和东欧计划,北美全球总部也已建立。而酷派在海外的布局早已开始,但目前可以看到,与华为、OPPO等厂商相比,全球化的运作甚至是东南亚市场的局部操盘,酷派还是处于起跑阶段。
  

“重新回到手机行业,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自然的决定。因为创业,处在互联行业的风口浪尖,让我对这个行业有了十分痛苦的领悟:互联既不是工具也不是方法,互联的本质是一种新生态,一种可以从中诞生各种可能的生态环境。”刘江峰在现场对记者说。
  

事实上,刘江峰在通信及手机领域有着十分丰富的管理经验,此前曾在华为任职19年,并历任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络产品线副总裁、亚太片区副总裁、南 太平洋 总裁等职位,担任华为荣耀总裁又创造了一年增长20倍的奇迹。刘江峰有海外任职经历,其全球化视野是酷派及乐视欠缺的,刘江峰的加入无疑为酷派乐视注入了更为专业的发展思路。
  

但眼下的乐视体内拥有了不止“一套”手机高管班子。比如联想系、魅族系以及现在的酷派系和华为系。
  

去年,继魅族负责营销和研发的两位副总裁莫翠天、马麟加盟乐视后,联想集团原副总裁、MIDH中国业务部总经理冯幸加盟了乐视。而如今在酷派+乐视的团队中,虽然刘江峰被委以重任,在供应链以及市场销售体系中,酷派的烙印在短期内也许无法“去除”,而与华为严苛的市场体系相比,刘江峰如何与酷派高端团队重塑班子也许是接下来工作的重点。
  

但不可否认,刘江峰加盟酷派,对于生态打法的乐视而言,无疑注入了更为专业的手机操盘者,尤其是在乐视薄弱的渠道把控、生产供应链管理上将起到重要作用。
  

告别郭德英时代,酷派迎来了“乐视系”,资源如何整合将成为重中之重,

而在此次双方联合发布会上,如何在资源上加强整合也被一再提及,”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在现场,刘弘表示,乐视将在今年全面启动全球化,并通过乐视的七大生态逐步实现,目前已经全面落地中国香港,进军印度,目前已经启动俄罗斯和东欧计划,北美全球总部也已建立。

[vc_row el_position="first last"][vc_column][vc_accordion el_position="first"][/vc_accordion][/vc_column][/vc_r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